Hanezu Create the worst product, and improve it.

代劳——好生活与麻烦事是对立的吗?

之前朋友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的同事申请日本的永驻,花了几周时间折腾好了,他的上司也申请永驻,花了约合 2 万人民币雇佣了个律师,再花一天就办好了。

于是他得出结论,与其花费宝贵的时间并费心折腾,不如花点钱雇人解决。

这个故事我听下来,觉得他的同事和上司的做法都没有问题,他告诉我这个故事的用意是建议我考虑让人代劳,这也没问题。我遇到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个故事调整到自己的价值体系里去。

就这个具体的问题而言,我也正在准备申请永驻,但我不会花 2 万块钱去雇佣律师去做。在我个人现在的价值体系下,得出这个结论既显然又自然,似乎没有讨论的余地与价值 。

但当我尝试吸收这个故事到我的价值体系中时,我下意识地导出了矛盾。

首先,有那么些人的价值体系可能会导出相反的结论。假设不雇佣律师需耗时 25 个小时完成永驻申请,若雇佣律师则缩短耗时至 5 个小时,那么简单计算可知,对于时薪超过一千元的人类,他们如果雇佣律师并把节省出来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既不会在金钱上有损失,又可以在工作中更好的发挥他们作为人的价值,还少了办理申请手续的麻烦。

在此之上,我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不会考虑雇佣律师,是因为自己的时间与这类人的时间存在价值差异。听了这个故事后再去申请永驻,就会想到当我在耗费时间整理永驻的材料的时候,有的人已经安排熟练的律师把这一切都轻松地解决了。

这种下意识中一瞬间得出的矛盾,导致我的价值体系难以接纳这个故事。 而化解这个矛盾的办法也不困难,我的做法是,通过有意识的调整,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承认强大的人的时间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


比起这个,我在想,这种兑换关系应该不存在高低贵贱。多种价值体系的存在无可厚非,毕竟每个人的出身、家庭、财务状况千差万别。

问题出在,在互联网时代,独特而有那么点帅气的价值观被放大,而接地气、朴素的价值观则难以受到关注。这种带有权重差异的注意力分配,容易导致一定程度上的认知扭曲

过快的进食多元的价值体系容易被噎着。多种声音在我们体内发声,但它们无法统一起来为我们认识这个世界做出贡献,反而会增添焦虑。

一个逻辑完备的价值观,不会对同一个问题导出不同的结论。在接纳一个新的价值观念之前,我们需要考量它与现有价值体系是否自洽。

焦虑的来源,是我们未经充分的调整,就将这些故事吸收到了自己的认识框架中。这导致了认识框架中的矛盾。没有实现自洽的认知结构是脆弱的,往往在用于对抗我们正在经历的问题时就会露出马脚。

价值观本身没有高低贵贱,自己认可的生活方式,自己就能过的舒服,但不自洽的的价值观可能会是痛苦的源泉。


这么看来,代劳并不是简单的“我是否愿意出这个钱减少这个麻烦”的问题。

做事本身使我们的生活更具有价值与意义。因此即使拥有足够的金钱,我们也不愿意让人代劳我们一切的事情。

另一方面,代劳又是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的事情。从请律师税务师完成任务,到请钟点工打扫房间,让的士司机送到目的地之类的日常小事,可以说现代社会人离不开代劳。

代劳,听起来确实美好。只要愿意花钱,就能把麻烦的事情交给专门人士来解决,而节省下来的时间和精力可以拿来提升自身,赚更多的钱,也就能把更多的麻烦丢给他人。

赚更多的钱就能支持好的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们需要更多的钱,听起来是个美好的正反馈。按照这个逻辑,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去努力去拼搏。 如此反复,我们不断减少生活中使我们不快乐的成分,增加可以用于做快乐的事情的时间,从而让我们更接近好的生活。

但我想,代劳不是目的我们财务能力的目的,而是当前状况下的副产物。 这个逻辑的脆弱之处在于,能赚多少钱本身是充满随机性的。捆绑两者的处世之道,导致对目前过的有多好的自我评价也变成了一个充满随机性的对象。这时,明年的今天我还过的好不好,是一个随机性的事件。

这是一个健康的处世之道吗?难道不是在透支自己的未来?


这让我想起畑健二郎老师笔下的一段对话。

[柳先生]
由崎くん、将来どうするの?
由崎君,你将来打算怎么办?

だってほら、結婚したなら正社員になったり…
你想,既然结婚了,要不当个正社员……

勉強して高卒の資格取って大学とか…
要不好好学习拿个高中毕业证书去读个大学……


[由崎]
そういうのは…今は考えてないですね。
你说的这些……我现在没有在考虑。

確かに勉強を頑張れば大学に行けるとは思います。
的确好好学习的话我应该也能读个大学。

もっと働けば収入も…
好好工作的话收入也能……

でも今は司ちゃんと過ごす時間をできるだけ優先したいかなって…
但是现在我想尽可能把司酱一起度过的时间放在第一位吧。


[柳先生]
だ…だけど、未来のことを考えて不安にならないの?
但,但你考虑到将来的事情不会感到不安吗?

[由崎]
未来は予測不能です。だから今を大切にすることが重要だと思うんです。
未来是无法预测的,所以我认为重要的是珍惜当下。

まぁ、それで将来困っても、未来の自分がきっとなんとかしてくれますよ。
嘛,如果将来因此会有什么问题,未来的自己也总有办法帮我搞定的。

    ---《トニカクカワイイ》第 5 卷

我们从小就在被教育延迟满足的做法,根据棉花糖理论,现在努力吃苦,拒绝诱惑,提升自己,可以带来将来双倍的满足。 所以我们每天都活在了明天,为下一步走的精彩而焦虑。

畑健二郎老师说,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应该给明天的自己多一点信心,然后活在每一个今天。 我想,对明天的自己有信心的一个前提,是减轻给未来的自己的期许。 如果对未来的自己有很高的期许,达到这个目标过程中路上的种种不确定因素,会不断侵蚀对未来的自己的信心。 此时透支未来的自己来服务于现在的自己,我们就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压力与焦虑。

回到开头的故事,对于一个刚步入社会的人来说,雇佣律师一事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 要雇佣也不是拿不出这个钱,但是也确实是一大笔钱。 现在选择花钱的确可以解决一时的麻烦,但这使得我们不得不寄希望于将来的自己能赚更多的钱。 也就是说现在花的钱,抵押的是未来的自己,这反而让我们难以活在今天。


当我们对立起好生活与麻烦事,那无论我们如何去辩解不找代劳的原因,都像是在为自己没有能力与野性赚足够多的钱找借口。

解开好生活与麻烦事的对立,是重新看待代劳的第一步。

Laura 认为,通往好的生活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快乐,另一条是成熟。

快乐建立在物质、健康、积极情绪等之上,可以说是依附于运气的产物。而成熟的人即使面临艰苦的环境与命运,也能走向好的生活。

避开麻烦事,让我们有机会收获更多的快乐。但当避开麻烦变成了参照行为乃至默认行为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失去探索自己走向成熟的机会。


灰色的果实系列中,当風見下定决心走上成为特务狙击手的道路时,极力希望他能过上正常人生活的 JB 在劝阻他无果后,与他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JB]
これからの人生、かなり面倒よ。
这之后你的人生,会相当麻烦哦。

[風見]
人生なんて、ちょっと面倒なくらいが、退屈しなくていい。
人生不就是稍微麻烦一点,才不会无聊嘛。

    ---《灰色的乐园》Ep.2

生活本质上就是麻烦的。当我们选择逃避麻烦的时候,我们也就放弃了迈向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一步。 風見这句俏皮的话,说出了他看得清自己将要前往的方向,所以才能不厌路途的麻烦。


搞计算机的人都知道折腾与减少依赖的重要性。 花时间精力折腾出来的代码是自己的,而别人的成果即使拷贝过来也是别人的。 而当依赖别人的代码越多,却不去了解这代码到底是如何工作的,那么依赖越多会越容易导致意想不到的错误。

这些道理在生活中同样奏效。

比方说申请日本永驻,很多这样麻烦的事情都只是一次性行为,我们几乎不可能申请两次。

人越大就越懒得折腾,但我想,我们不应该遗忘愿意去与麻烦为友的态度。

活在当下,并不意味着要一直做快乐的事。直面手上事情的麻烦,直面验血时戳向胳膊肘的针眼,其实没那么疼的。


结论?结论是我写到一半发现我们公司可以全额报销永驻申请的律师费用,所以欢迎考虑我们这样福利优厚的公司。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