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ezu Create the worst product, and improve it.

Lia与IA

演唱会上听了1st PLACE村山社长和Lia的聊天,才知道原来1st PLACE制作并推广IA的一个重要原因是Lia结婚育儿导致的一段时间的活动暂停。

根据维基百科,Lia于09年7月宣布结婚和怀孕,10年2月生女,13年生子。IA,Lia口中的“女儿”与“分身”,作为“二女”诞生于12年1月。

虽然都是揣测,但至少从09年8月的live的取消就可见一斑,意外怀孕对Lia的事业路线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1st PLACE 用 IA 来代替 Lia 的做法,是一个让人深思的个例。


村山社长说,他们这些被Lia留下来的员工们,希望能够在Lia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继续挑战更高的山峰,并在Lia回来后给她往上拽一把。

事实上呢?IA的粉丝、作曲风格,都与Lia本人截然不同。 IA面向的不是Lia的粉丝,而是真正的Vocaloid群体。演唱会当天现场互动, Lia 问 IA 的粉丝有多少人没有来过Lia的演唱会时,绝大多数人都举起了手。


小时候,我们都想能够做出一个分身来代替自己学习,这样自己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去玩了。

小时候,我们都没想到过这个故事的结局:当我们回过神来,我们的分身已经掌握了本来我们自己需要掌握的知识;我们的分身聪明博学,刻苦能干;我们的分身早已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我们以为能把分身吸收回自己的体内,不用学习就能掌握分身学会的知识,却没想到不加倍努力的话,被抛弃的只会是自己。

Lia 口中的“一心同体”,到底掺杂了多少这样的无奈呢。 IA 不是 Lia 想收就能收回来的分身。IA 的粉丝喜欢的歌曲风格与 Lia 不一样。IA 的粉丝喜欢的是 IA 而不是 Lia。


Lia 打趣地说,自己其实不太愿意和IA同台演出,因为IA的身材太好了。即使 Lia 本人的身材一点也不差。

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有真人给 Vocaloid 同台伴舞的演出。最大的感受是,身高差不多的基础上, IA 的腰、腿的直径大概都是伴舞的二分之一。

IA 唱功不及 Lia,但是她永远不用怀孕生子,她永远可爱,她青春永驻。


Lia 是一个非常努力于事业的人。

08年,她已经演绎了上百首曲目,村山社长已经在和她讨论出 best album 了,此时1st PLACE才成立3年。

艺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暂停活动乃至终止,对于粉丝来说都只能是遗憾。 虽说真正的粉丝一定能理解,但大量的收入并不是来自这些核心粉丝。 活动暂停后恢复的难度之大,让许多艺人一旦隐退就不再复出。

Lia 没有轻言放弃,她成功追上了 IA。只是,出道 20 年,演艺界留给她的时间,所剩无几。


我对 IA 的印象,一方面来自于「六兆年と一夜物語」这首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 18 年年底 techno-speech 公开的歌声合成样例 。他们使用的英文歌声数据就是 IA 的素材。

这个 Demo 当时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我当时曾经在朋友圈写道,

因为常人一般不容易接受机械声,现在VOCALOID歌曲的制作与传播仅在一个接近封闭的圈子里循环反馈。当人耳再也无法辨别合成声与人声,也就意味着利用歌声合成软件创作的音乐具有从亚文化圈子里走出来的潜质。

由歌声合成软件创作的歌曲之所以能触动人心,我想是在于其实现了作词作曲人与听者的直接沟通。合成的声音可能听起来机械,但却能胜任匪夷所思的音程与节拍,能够24小时陪伴一个默默无闻的创作人,有足够的自由度把任何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以歌手为首的艺人是一类非常残酷的职业,对于从事这类职业的人来说可以说不存在生活与事业两全其美的解。那么为什么又要勉强人类来完成呢? 对于事务所来说,把希望寄托在艺人上有如此多风险,为什么不选择无风险的虚拟艺人呢?

目前人类在歌唱水平上领先于机器,所以这些问题都显得突兀。只是这一优势恐怕不会持续太久。

Carole & Tuesday 的设定,也许并不那么荒诞。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